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无岳AU】少爷

(第二部的结局太迷了,使我一个正在准备考研的人都不得不跳出来割腿肉。) 
(好吧有日子不写了,果然写得很难看。) 


一 
昏夜漆黑的街道上,岳绮罗正一个人独自赶路。 
她已忘记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将要赶往何处。 
她只知道她曾走过无数路途,见过无数鲜血。她对人世间的苦难不屑一顾。 
二 
她行色匆匆,因天色大亮而闪身走进民国三十五年的巷口。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很喜欢民国三十五年。因为这里是一个无人知晓的桃花源。 
在这里,可以发生不可能发生的任何事,一切事。 
三 
民国三十六年的夏末,无心辞别故人来到上海这个繁华地。 
有时候,他会觉得活得太久是一种惩罚。他总是会饿,会累,会寂寞。 
可是有些时候,他又觉得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因为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他的朋友。 
四 
他在上海滩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是小丁猫。 
可是小丁猫是谁? 
五 
他搜肠刮肚,也想不出前后几百年里有比小丁猫更慷慨的人物了。 
小丁猫是本地帮派大当家的养子。虽然无心也迫于生计给人当过儿子,不过还是不太一样。 
小丁猫当的不仅仅是儿子,还是少爷。 
六 
他总是宝马香车、华服美衣地出现在无心面前。连书寓里的女先生也会妒忌他的美貌;而那样色艺双全的女子,他更是想养多少就养多少。 
不过这并不是小丁猫能让人称一声少爷的原因。他真正为人称道之处在于,无论面前的人是多么贫穷、卑贱,他都能够一视同仁地对待。 
——当一个人能够轻易碾碎他人而又不去这样做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圣人了。 
七 
小丁猫的超凡脱俗,也会让无心想到另一个人。 
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女恶人。 
八 
这个人叫做岳绮罗。不过也许,这只是一个代号。 
因为无心的回忆早就变得像一缸被搅动的金鱼似的浑浊不堪了。所以他很难保证这些事的真实性。 
这个岳绮罗也的确是是一个超凡脱俗之人,与小丁猫背道而驰的那种。 
九 
无心与小丁猫相识于危难时。虽然他这个老不死的从不怕麻烦,可是身边带了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苏桃,总归还是有些麻烦。而小丁猫一出面就解了他们的围,消除了麻烦。 
“那个,兄弟,多谢啊。”他眼看小丁猫就要上汽车,忙上前扒住他的肩膀。 
“小事,”小丁猫笑笑,又问,“兄弟是北方人?” 
“在北方待过段日子。”无心慢慢松开手。 
“我也是北方人。以后带着妹妹一同找我来玩。” 
十 
他才认识小丁猫没多久,就已经把他当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苏桃也很喜欢小丁猫。原因不外乎小丁猫生得很水嫩,又神兵天降地帮助了他们。 
总之,小丁猫似乎是他这几百年间交到的最好的朋友了。 
至少在那天前他是这样认为的。 
十一 
身为一个活了很久的人,无心拥有最混乱的梦境。 
曾经发生过的,他已经全然忘记。梦里梦到的,反倒更像是真实。 
在梦里,岳绮罗将脸庞凑到他面前,他躲不开也撇不掉,只好承受那诡秘的娇笑声。 
十二 
岳绮罗好像总是爱笑。但是他不知道她的笑声都代表着什么。 
也许是她刚刚吃下了不足月的孩童,也许是她新觅得恶作剧的对象。 
又或许只是一种发泄,为了证明她有多么高尚,多么与众不同,多么值得快乐与欢欣。 
十三 
女人的笑声总使他头痛。醒来时,便看到苏桃已不在了。 
他急匆匆套上衣服,一问小丁猫才知道,原来两人早已合计好一起去北平玩了。 
他看看穿洋装的乖乖的苏桃,又看看一边穿西装的乖乖的小丁猫,才阴阳怪气道:“合着我成了外人了。”说罢,他一屁股坐到二人中间,衣服扬起尘土,可面上却是微笑的。 
后来他每每回忆那时,总觉得温馨之下暗潮涌动。难道不奇怪么——一个学生、一个法师、一个少爷,来自完全不同家世背景的三个人,怎么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因为一点点细碎的快乐就成了好朋友——难道很奇怪么?世界上所有的朋友都是这样。 
十四 
北平和上海是不同的,正如苏桃和小丁猫不同。 
上海是一个堆积了过多筹码与欲望的大赌场,一粒金沙反射出来的光芒也可以使它自己看起来更大十倍。而北平则像是已经从良多年的老妓女,她的所有艳情皆已变得虚无缥缈,反而令人觉得美丽圣洁。 
不,无心摇摇头,他不喜欢这个比方。他怎么会想到把桃桃和小丁猫拿来比较呢。 
十五 
他们来到北平,名义上是来做事,实际上不过是借着这幌子吃吃喝喝。 
旅馆是最好的,饭菜是最好的,酒也是最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就在一个这样的夜里,桃桃已经睡下,他和小丁猫两个人在小院里饮酒。 
他们喝了很多很多酒,一直喝到天上月亮成了两个,小丁猫的两只手成了四个。 
他笑笑,把杯中酒泼到石灰地上,“我醉了。” 
“真的?”小丁猫不相信他,还要让他再喝一杯。 
十六 
那天他们真的是喝了许多酒,无心想。 
不然他怎么会看到月亮摔碎了落到盆里,而小丁猫的白西装下是女人的身体。 
他醉了。 
十七 
身为一个活了很久的人,无心拥有最混乱的梦境。 
曾经发生过的,他已经全然忘记。梦里梦到的,反倒更像是真实。 
在梦里,岳绮罗将脸庞凑到他面前,他躲不开也撇不掉,只好承受那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十八 
次日,他从店家处得知小丁猫已经走了。桃桃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他只好尴尬地笑笑。 
“兴许是上海有急事,他先回去了。” 
“那我们呢?” 
“我们……也回去吧。” 
十九 
昏夜漆黑的街道上,岳绮罗正一个人独自赶路。 
她已忘记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将要赶往何处。 
她只知道她曾走过无数路途,见过无数鲜血。她对人世间的苦难不屑一顾。 
二十 
她行色匆匆,因天色大亮而闪身走进民国三十五年的巷口。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在民国三十五年里过得很快活。她快活到和小丁猫打了一个赌。 
“岳姑娘,阁下法术惊才绝艳,远在我上,何必缠着我不放呢?” 
“要怪就怪你长了一张女人的脸吧,”她苍白的小圆脸充满快乐,“你和我长得很像。” 
“所以呢?”小丁猫不置可否地抬抬眼睛。 
“如果我有你这样的身份地位的话,无心一定很愿意和我在一起。” 
“即使,我是一个男人?” 
“嗯。”她点点头笑了。 
二十一 
离开北平后,上海似乎变得比印象中更好了。 
人就是这样的:在没有钱的时候,有比没有强。在有了钱之后,还希望钱越多越好。 
但是无心作为一个活了很久的人,他觉得自己不能落入这样的俗套。 
难道他也要觉得,在没有人作伴的时候,有比没有强;在有人作伴的时候,女人比男人强? 
二十二 
他很庆幸自己不这样想。 
虽说和女人一起很好,可是像岳绮罗那样的女人,他永远也不会屈就。 
虽说和男人一起难免有要各自成家的一日,可是像是小丁猫这样的大少爷、好兄弟,他却也不很在意。 
二十三 
可是当无心再去找小丁猫的时候,却吃了闭门羹。 
他以为小丁猫是为那天的事生气,并没有想到这口气一辈子都没有咽下。 
他曾经以为小丁猫是他这几百年间交到的最好的朋友。 
现在,他错了。 
二十四 
不过至少,他错得也不算太离谱——小丁猫虽然不是他这几百年间最好的朋友,岳绮罗却是。 
毕竟,当一个人与你素未谋面,还愿意替你解围、请你吃饭,和你一同分享超越阶级身份的小小快乐的时候,你们就是朋友了。——他自己这样规定的。 
此时此刻,他正在一艘即将驶向印度洋的轮船上。 
而他的血,正肆意流淌在他的朋友小丁猫的血管里。 
二十五 
昏夜漆黑的街道上,岳绮罗正一个人独自赶路。 
她已忘记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将要赶往何处。 
她只知道她曾走过无数路途,见过无数鲜血。她对人世间的苦难不屑一顾。 
可她唯独忘记,岳绮罗已经死去很久了。 
二十六 
那天晚上,无心轻触她的身体,使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像一片夜鸟的黑色羽毛般划破长空。 
可是怎么说呢,她非但不后悔,还感到很快乐。 
因为至少她已攫住那羽毛。 
二十七 
说起来,这是她第一次感受无心的触碰,也是她第一次感受死亡的滋味。 
无心是热的,很热。 
也是痛的,很痛。 
——死亡也是一样。 
二十八 
民国三十七年的春天,无心辞别故人踏上前往异国他乡的旅途。 
有时候,他会觉得活得太久是一种惩罚。他总是会饿,会累,会寂寞。 
可是有些时候,他又觉得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因为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他的朋友。 
二十九 
他在上海滩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是小丁猫。 
可是小丁猫是谁呢? 
不重要了。 
三十 
无心知道,自己总是能交到新朋友的。 
无心知道,一直都知道,不是小丁猫,也会是别人。完

评论(1)
热度(11)
2017-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