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私设如山)01

第一章
李熏然与谢晗的最后一面,是在瞭望台上。
他并没有亲自来到现场,但是那时的场景,听旁人的描述足以震撼他的心神。
这个冷酷无情的杀人犯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带着满身的罪恶和血腥气味坠落。他连尸骨渣滓都不剩。也许,这样的死法对他而言,算是落叶归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李熏然心里泛起一阵酸涩。
这种感觉比他陪简瑶一起接薄靳言回家更甚。
转眼间,一年过去。李熏然已经不能再长高长大,却也在岁月洗礼中变得愈发俊朗。一年前弥漫在潼市的恐怖氛围虽已散去,他和简瑶、薄靳言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却未能如愿退场。他的精神时有不稳定的情况,于是在薄靳言的介绍下去找一位远在冰岛的精神科专家寻求帮助。
这一次,他不得不说薄靳言为自己想得很周到。机票早在一周前已经订好,落地就会有人来接应他。他能够暂时辞别工作和案件,自然也将这当做一个很好的休息机会。他唯一不舍的是简瑶。
一年未见,她和薄教授蜜月归来,俨然是一位温柔婉约的小主妇。今天她穿了一件浅色的羽绒服,还带了一顶可爱的毛线帽,引得李熏然的视线不住在她身上流连。他想,去了冰岛,还能再看到这样的亮色吗?简瑶却不知他的心思,笑道,熏然,你这是要去治病,又不是公费旅游,怎么心神不定的?
李熏然回过神,也给她一个尽可能温暖的笑容。简瑶停下来,站在他对面为他整理衣衫。又说,熏然,你要去这么远的地方,我们会想你的。照顾好你自己。
他用十分克制的热情轻轻抚摸她的头发,然后拉过拉杆箱来转身走进通道。
简瑶还在他身后关切地挥手。
可是他们已经不能拥抱了,他想。
下一个瞬间,李熏然抬起头,极尽错愕地倒抽一口冷气。
他看到已经死了的谢晗。
无数已经冷透的念想回到他心中,一把无名的怒火被点了起来。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躲闪。
李熏然双脚不听使唤地拐了个弯,径直朝鲜花食人魔1号走过去。
越来越近。
他根本没有看清谢晗穿了什么衣服,因为他根本也不必靠外物辨识那个人。
光是那种洗不净的血腥味,就让李熏然永生难忘。
他朝谢晗走去,仿佛朝着地狱烈火走去。他低头穿过机场人潮,像穿过一年余的时间。
很近了。他们鞋尖抵着鞋尖。李熏然抬起头,却没能对上自己想象中那双漆黑的眼睛。
在他和谢晗的交锋中,他唯独承认谢晗是个难缠的对手。除此之外,一切关于他的事李熏然都不想知道。他从不知道这个人有着怎样的过去,背负了怎样的宿命。他从不可怜他。
他有一双漆黑空洞的眼睛。像是一块精致的玻璃,任何人与他对视,从他眼睛里看见自己。
也只能看到自己。
此时此刻,谢晗却带了一副墨镜和一副口罩。他像以往那样结结实实地保护起自己,但李熏然总觉得有什么不同。
他想要伸手摘掉谢晗的口罩,却被抓住了手。他甩掉,谢晗呼痛。
李熏然惊讶地发现,这个人有可能不是谢晗。他有可能只是和谢晗长得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人。
但如果他真的只是另一个人的话,他为什么单单停在李熏然的面前呢?
他是谢晗。
李熏然压低声音说,你跟我走。他的手狠狠攥住对方的手腕,别到背后。
谢晗却说,李熏然,好痛啊。李熏然闻言加重手上力量。他恨这个人直到这一刻还在调笑。
可是他的行为并没有换来预想中的回应。看不见表情的谢晗虽然十分痛苦,但再也不叫了。李熏然怕他们太引人注目,便拉着他走到一侧墙壁边。谢晗,他强忍住恶心问,你是谢晗吗?
他以为对方最多说是,或不是。他没想到谢晗说,我不知道啊。

评论(6)
热度(42)
2017-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