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03

第三章
李熏然为他脱下衬衣,发现这段时间确实没有人照顾他。男人赤条条的身躯上遍布伤痕,有的已经结疤,有的结疤又被撕裂,血肉淋漓。他看得有点不自在,他想起了谢晗的受害者。
你别动,我给你处理一下。他皱皱眉头,想去床头柜找一些基本药物,却一无所获。
谢晗还是那副懵懂的样子。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怎么了?李熏然问。
我觉得你又要走了。留下来吧,李熏然。谢晗试探性地说。
李熏然猛然站起身来,膝盖撞击柜门发出一声巨响。
他说又。他明明什么都知道。
震惊,愤怒,仇恨,哀怨。这些词语中的哪一个都不足以完全描述李熏然的心情。在今天之前,他自以为人生已经重新开始,冰岛就是他的二度机会之地。在今天之后,他的人生大概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展开,那之后充满他的是喜是悲,他均无从知晓。
这一切都是因为谢晗。
李熏然觉得自己被一种复杂的情绪攫紧了。他看向脚边待宰羔羊似的男人,他很难说自己不同情他。但是他的良心告诉自己,你不可以这样做。放走谢晗就意味着放任犯罪,他不是羔羊,他是一颗定时炸弹。李熏然定了定神,拉着男人的胳膊把他扶起来。他说,起来吧,我不走,我用水给你处理伤口。
谢晗站起来。他佝偻着背任凭李熏晗把自己拖拽到淋浴间,他望向李熏然的目光充满希望与失望。
你会说,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又希望又失望呢?
可以的。就像一个死刑犯,尽管每天都有人告诉他刑期在一天天逼近,只要刀没砍到脖子上,他总是在心底保留着那么一点隐秘的希望。他甚至还会乞求上天,给他一个做好人的机会。他这样做的时候,简直不像一个恶贯满盈的死刑犯,而像一个苦于相思的少女了。
李熏然看不到他眼睛里的光。他把谢晗拉到浴缸边,让他坐下。
谢晗听话坐下,闭紧双目,还把下颌靠在冰凉的浴缸边缘,任凭温热的水漫过脚踝,浸湿长裤。此时此刻,他耳边只有潺潺水声和砰砰心跳。一双手轻触他的皮肤,立刻在所到之处引起一阵战栗。
那是李熏然的双手。他许久没有感受过,另一个人的触碰会使自己觉得如此温暖。仿佛他并不是广袤丛林间唯一的怪兽,而是因为遇见另一个与他形貌相似的动物感到快乐狂喜。
他叹息。神明啊。人生竟是如此地,如此地美好。
下一个瞬间,谢晗却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口水。
李熏然。
李熏然。
他开始话不成话,语言在气泡的上升中破碎。李熏然的双手正按住他的肩头,将他向下压。
无数电影般的画面在他脑海重现。
鲜血,白骨,银链,血衣。
这些事物随着水底漩涡上升,又随着他一声长长的哀嚎完全消失在眼前。
李熏然放开了手。不只是放开了手,他就着谢晗的肩膀把他提了起来。谢晗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看着李熏然的眼睛却说不出有什么感情。
对不起。李熏然简短地说。我出去接个电话,你别乱动。
好。他喘息很久,才吐出一个还沾着水气的字。
李熏然走出淋浴间,小心关上门。他皱着眉盯了手机屏幕半天,决心接听电话。
喂,简瑶。话说出口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在说谎,此时他应该还在飞机上。
而磨砂玻璃门的另一面,浴缸里的男人也在认真倾听。
他听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简瑶。

评论
热度(28)
2017-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