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04

第四章
半小时后,李熏然已经出现在城市另一端的一间咖啡厅里。简瑶忽然约他见面,他下意识觉得这个见面地点应该离酒店越远越好。
他环视左右,却不见简瑶的倩影。回过头来,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正要在他卡座对面坐下。
薄教授,他松了一口气,找我有事吗?
熏然,你没有乘坐那趟航班。是发生什么了吗?
自从上次案件结束后,他与薄靳言就很少见面。一年后再见,他惊叹于对方不仅丝毫未老,甚至显得更年轻了。但他心知薄教授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欺骗的对象,便字斟句酌起来。
家里临时有点事,我爸交给别人也不放心,只能喊我回来。
现在事情办完了吗?
还没有。我们周末可能要回老家一趟。
我已经和我的朋友沟通,将这次治疗活动推后到下周。你觉得可以吗?
可以。李熏然忙不迭点头。他在餐桌下看对方改变双脚交叠的方向,以为薄靳言要走,想要起身送他。薄靳言大手一挥,把他制止住了。
你好像很希望我走?
没有。他扯出一个只有辛辛苦苦讨生活的人才有的抱歉笑容。这种笑容你会在地铁车厢里看到,却绝不会在薄靳言脸上看到。家中还有事,您自便,我先失陪了。他说着要去买单。
不用了。薄靳言也站起身来。我也要回家了,但是我们并不顺路,我不送你了。他行云流水地说完这些话,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替我问伯父好。
李熏然忽然觉得怪怪的。这最后一句话一定是简瑶教他的。
走出咖啡厅,外面的世界依然是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百转千回。薄教授的言辞虽然温和,他的头上却早已渗出一层细密汗珠。
假如他要站在谢晗那一边的话,他又如何能与这个人作对呢?
正在出神的时候,身后传来尖锐的鸣笛声催促他快走。他下意识抬头看看交通灯,却没有迈出那一步。
手中的手机在震动。叮咚一声的提示音,像是一颗石子掷入汪洋大海。
他回到酒店,面色如常。室内东西依旧摆放整齐,他脱下外套放在床上,向淋浴间方向张望。
谢晗不在了。
他紧张起来,随手把手机丢到一边。谢晗?他大喊道。你在哪儿?
一个不留神,李熏然差点被地上的空酒瓶绊倒。他顾不得自己刚刚在这二层楼上的房间里发出一声巨响,匆忙拾起酒瓶,上面全是看不懂的法文。他又低下头,感觉一阵热气扑在自己小腿上。
是谢晗。喝醉了的谢晗正倚着墙壁睡觉,可是他双眼的眼皮时不时跳动,让人不知道他究竟是睡着还是醒着。
谢晗。他轻轻拍拍对方的脸,希望能让他清醒一点。
如他所愿,男人睁开了眼睛。李熏然走的时候没有给他吹干头发和身体,他现在一头鸟窝似的黑发,衣服穿得乱七八糟,露出肉眼可见的肋骨。可是他的眼神令李熏然不寒而栗。
他的眼睛一如往常那样漆黑,但不再像一块透光玻璃一样任由别人的视线穿过。他的眼中有一杯浓厚的酒,波涛翻滚,风起云涌。他就像是天地间初生的维纳斯,毫不遮掩地用眼神告诉别人自己的美丽。那是一双充满情欲的,瑰丽又甜蜜的眼睛。
李警官觉得这幅画面的冲击力太过强悍,以至于他被骇得不由后退一步。他又看一眼手中的酒瓶,这次看懂了。
2009年的小侯伯王,真能让人醉得这么离谱吗?

评论(3)
热度(27)
2017-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