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05

第五章
这不是李熏然第一次看到他因为情欲而失神的样子。
一年前,在那间狭小的密室里,他曾经强迫自己为他提供性服务。当然,正直的李警官拒绝了。可是谢晗对他所说的话,他却难以忘记,一直如在耳畔。
他说,用那种蛊惑人的嗓音说,李熏然,我想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你还是一颗未被人洞穿过的珍珠。
你还是一颗未被人洞穿过的珍珠。
李警官猛然从回忆中清醒。他平复心情,把那支酒瓶放好,又尽量和缓地和脚边的男人谈判。
谢晗,你把上衣脱掉好吗?穿湿衣服会感冒。
谢晗是谁?男人仰起脸问道。
李熏然再次沉默。他很想说,谢晗就是你,你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他很想把一切血泪的控诉都说出来。可是他的良心再次告诉他,不,你不可以这样做。
他呼出一口气,像是默认了自己的良心。他说,你知道我是李熏然,那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男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好似忽然悲从中来似的,咧开嘴,苦笑两声。
接下来谢晗的举动令李熏然吃惊。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像长臂猿一样圈住李熏然。虽然李警官的身手不凡,但是他没能让自己的第一反应顺遂地推开男人。
因为他感觉到,谢晗的身体在颤抖。与此同时,一滴热泪落在自己的脖颈间。
这个人的眼泪,竟然这样热,像数九寒天里的一颗火星。这颗火星烙在李熏然身上,就成了一道符咒,让他动弹不得。他任由曾经百般凌虐自己的谢晗拥抱他,因为那滴泪已在他坚若寒冰的心上蛀出一条钓洞。这个时候,只要那么一点点,一点点饵料,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投身一场情欲。
比如,身边的这个人是无罪之身。
比如,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可惜这些假设都不成立。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想要让男人放开自己。他低头,颈间却传来闷闷的声音,李熏然,我是谢晗吗?
李熏然像被蛇咬了一口似的跳开。你不是,你当然不是。他着急地辩解。
他为什么要辩解呢。他想他是把谢晗当成一个将死之人了。假如一个人一觉醒来就失去父母亲朋,甚至不知自己是谁,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却要为自己根本毫不知情的罪行负责任,这难道是合理的吗?于是他看谢晗,更像是看一个对悲惨命运无计可施之人。就像一年前的自己一样。
嗯,不然我给你起个名字吧。他转转眼珠,道,你叫晗晗。
男人望向他。良久,才说,李熏然,你真是个好人啊。
为什么?李熏然开始放松,他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因为。因为你的身体和灵魂一样美丽,你还是一颗未被人洞穿过的珍珠,一匹无人骑过的小马驹。
谢晗说出好长的一个句子,头脑变得一片空白。他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消失了,他看不到李熏然,却能感觉到李熏然在奋力地摇动自己的身体。他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
别再耍我了。李熏然嘶吼道。他好像要把眼前的男人拆散似的晃动着他的双肩,见他没有反应,又抓住他的右手牢牢锁在男人喉间。谢晗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
从再见谢晗的那一刻开始,他现在才真正感到仇恨。因为他对这句话之后的内容再清楚不过。那天,那个男人居高临下地对他说,李熏然,等你在我这里受到的招待公之于众之后,你认为你自己还能再重新回到你正义的、受人尊敬的角色中去吗?你的小美人还会爱你吗,即使她不说,她会怎样看待你?其实你很清楚,不会的。因为这一切本来就是假的,你和其他人一样,你从来不过是自以为正义。
你从来不过是自以为正义。你的小美人还会爱你吗。
李熏然感到自己的头脑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切负荷。谢晗已经毫无战力,自己却依然被他,或者说回忆里的他,耍得团团转。他干脆地把男人的右手拽到腹部,然后反手给了男人一个耳光。这一耳光可谓是发挥出了李熏然刑警的职业水平。谢晗被他打愣了。
李警官也愣住了。
他看到谢晗的嘴角淌下血来。

评论
热度(31)
2017-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