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06

第六章
一个人在何种情况下可以被称为善良,是坐怀不乱,还是临危不惧?
李熏然认为都不能够。倘若一个好人受尽欺侮而仍旧不知悔改,被人打了左脸只管伸过右脸,那么他也称不上多么聪明。善良不是顺从,过度的美德总会变成罪恶。
于是他自作主张打了谢晗一耳光。在这一耳光之后,他惊讶地发现他们两人的位置产生了对调。
他那样恨谢晗。那么,把谢晗所施加在他身上的痛苦尽数奉还,能否洗清谢晗在他这里的罪行?
他以为可以的。
然后他就可以肆意同情这个男人。
多划算的买卖。
这会功夫,谢晗已经清醒了些。这一耳光的暴击冲淡了他眼中的情欲,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清明。
他看着在一旁独自纠结的李熏然,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说,李熏然,对不起。
李熏然看向他。你对不起什么?
不知道。你别生气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我没有不喜欢你。
那你是喜欢我?
我。李熏然皱皱眉头,总是觉得哪里不对。他干脆不回答,直接扒掉男人身上的湿衣服。他抬起头,刚好看到谢晗嘴角的血迹,触目惊心,便用手指擦掉。血顺着嘴唇一直流到下巴,在下巴和嘴唇之间干涸成一片小小的湖泽。他觉得有趣,顺手逗弄一下男人的下巴。
谢晗一愣。始作俑者没有察觉到他的这种反应,继续擦拭血迹。他的眼神很专注,说,为什么没有人给这个地方起个名字呢?
他指的是嘴唇和下巴之间的凹陷处。对啊,谢晗也想,为什么呢?人的面上有酒窝,也有梨涡,这部位却好似是个人类文明的不毛之地,没有人为它命名。但他想了想,还是答道,也许是,有人认为这里是嘴,有人认为这里是下巴,反而没有名字了。
李熏然停下动作,看他不假思索的样子,居然笑了。那你呢,你有没有名字?
他第一次认真地觉得李警官的声音很好听。他坚定地点点头,我有。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晗晗。他怯怯地,仿佛这个名字是偷来的。
这两个字引得无数平日不敢想的绮念进入李熏然的脑海,恍若一场流星雨,又恍若刀山火海。他没有爱过任何人吗?他不敢这样说。但是他却从未对任何人做出越矩的行为。
从这一点上来说,谢晗说得对,自己的确是一颗未被人洞穿的珍珠。
那么他本人呢?
李熏然决定检查一下。他突然问道,晗晗,你觉得我喜不喜欢你?
或许是因为惊诧,也或许是因为羞涩,男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轻快地在李熏然唇上落下一吻。
片刻,李熏然反应过来。那不是嘴唇,而是嘴唇和下巴之间的那一小块地方。他也礼尚往来地回以一吻,随后两侧的犬牙用力咬下去。
啊。男人瞪大了眼睛。他想叫,却无法叫出声音来。李熏然真是个好人。他不但给了自己名字,还给了自己这么多的吻。就是唐璜再世,也无法给出这么多这么好的吻。
这些吻让他的血液都不再冷了。他自作聪明地想,他可以把这种感觉记下来,留待以后的冬天使用。如果有人愿意一直都给他这么多这么好的吻,他就愿意永远和那个人在一起。
他无意间拥紧了李熏然。李熏然觉得既然受到鼓励,便再向前一步,向下吻他的肩颈。
他触到那些伤痕。不同于之前用指尖触摸,他用舌尖轻轻舔舐还感到一丝腥咸。随着男人倒抽冷气的声音,他越发觉得爱怜,就越发尽职尽责地抚慰男人的累累伤痕。李熏然有些希望自己是只凤凰,一滴泪就可以愈合他的伤口,活死人,肉白骨。
还疼吗?他喘息着问一个根本无需问的问题。他曾经也受过这种刑罚,道道鞭痕加身,怎会不疼。
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对于男人来说根本不重要。谢晗虽然不知自己为何满身伤痛,却因为李熏然的温暖而觉得这些伤痛十分值得。
只不过是道道瘀痕加身,怎么会疼。

评论
热度(34)
2017-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