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07

第七章
二人一夜无眠。翌日醒来,李熏然觉得自己已脱胎换骨,再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再不能回到以前的自己了。
他瞥瞥还在沉睡的男人,忽觉可悲。也许谢晗不过是把自己当作取暖工具,以他现在的智力,对昨夜发生的事根本无法理解。可是他自己呢?李熏然过不了自己这关。
他拨开额前乱发,拾过手机来看。无数个亲人同事的未接来电赫然在目。
但是他对这些并不意外。向下划,一条来自简瑶的短信令他一震。
他必须立刻驱车去找简瑶,因为她或许是唯一知道并且愿意告诉自己真相的人。
潼市意外地飘着一点小雪花,雪不大,只是像满天星一样点缀在城市背景中。室外的冷空气让他颇有些清醒,能够有勇气梳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坐在出租车后座,看着窗外飞驰的景色与人群,一下下地捋着头发,头脑渐渐理智起来。满身伤痕,紧密拥抱,洁白寝具,昂贵账单。这些画面在他头脑一一闪过,却没有停留。他深怕这条短信也是薄教授发来的。
只要能让他看一眼简瑶甜蜜的脸庞,他就能原谅自己的所有荒唐举动。
简瑶也没让他失望。她出现在李熏然的视野里,向他挥手,像一年前她刚刚回到这座城市时的样子。从她的脸上,虽然能看到婚姻生活带给她的快乐,却无法看出柴米油盐的负累。哦,对了,因为没有柴米油盐,只有鱼。
他也挥手。待一靠近,才发现二人皆是表情凝重。
有什么事找我?他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轻松。
跟我来。她说。她面上的那种神情是李熏然从未见过的,他甚至为此着迷。
他跟随女人拐进一条巷弄。巷道极窄极阴森,越向前越照不到光。他盯着眼前女人轻捷的身影,产生了一种奇特的幻觉。他这才想起,他曾经是很不愿意简瑶做薄教授的助理的。就比如说这样的巷弄,正是因为他知道这座城市存在这样的地方,他才不愿意她来到这样的地方。
她永远不该以身犯险,她应该永远像一株百合,一朵玫瑰似的开放。
李熏然。她猛地转身,令李熏然猝不及防差点和她撞上。她一字一句地说,我有一样东西交给你。
她和昨天的她完全不一样了。简瑶令人着迷之处在于,她永远存着一点好奇的、不解的小心思,这种心思在她年轻的脸上表现为忧虑。这种忧虑曾经为她的美如虎添翼,如今却令人看了难过。
她看上去好憔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李熏然迫切地想知道答案。于是他点点头,伸出手。
一串明晃晃的珍珠项链落在他手心。简瑶低下头,眼睛竟然红红的。
这是什么?他问。
那天,谢晗跳下去的地方,没有他的尸体,只发现了这个。她抹抹眼泪,抬头看他。熏然,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你一直蒙在鼓里。
什么意思。
谢晗没有死。他还在活动。
那为什么,薄教授。他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因为靳言觉得你身上还有线索。如果能给谢晗一点时间,他就能让你想起那些线索。女人的声音接近喑哑。熏然,答应我,忘了这一切吧。如果我没有选择你让你难过,就请你把这当做我最后一个请求吧。
半晌,他终于点点头。他看向女人的目光无限温柔,好,我当然答应你。
如果我还没有遇到谢晗的话,我当然答应你。
他把那串很有可能成为证物的项链妥帖收好,拦车回到酒店。他提前几公里下车,在步行的途中进入便利店购买一点便于存储的食物和饮用水。他还给大约正在睡懒觉的男人买了一支润唇膏。
雪花落在他的肩上,很快化成一片湿润。他推开门,房间里一片黑暗,在黑暗中却有一双臂膀来拥抱他,欢迎他。他打开灯,果不其然是谢晗。
你醒了。他把大包小包放下,像是不带感情地描述一个现象。
对方轻轻点头,又问,李熏然,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你怎么知道?他回身把饮用水瓶盖打开,倒出两杯。他不敢在这里使用电器,也不敢再渴着男人。
鬼知道他下次会点一瓶多贵的酒。
想到这儿,李熏然忽觉有理。他干咳两声,责备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你的那瓶酒花了多少钱。
男人则自动拿起玻璃杯喝掉一杯水。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点。
我觉得它的样子好像很眼熟。
李熏然无言。他心不在焉地摩挲着那条项链,不确定到底要不要拿给男人看。
谢晗却绕过他,去翻他的购物袋。他回过神来,忙说,那支唇膏是给你的。
你是送给我礼物吗?头发乱蓬蓬的男人倍感惊喜,黑眼睛像两只甲壳虫一样发光。
李熏然没有再回答。他还在想着刚刚简瑶富有深意的话语。
因为靳言觉得你身上还有线索。忘了这一切吧。请你把这当做我最后一个请求。
李熏然,你觉得好看吗?
什么好看?这句话让他有点诧异,他回过身,见到的画面让他更诧异。
不不不。你听我说这不是送给你的。这真的不是我的本意。我是一个人民警察我不会做这种事。
他极力分辩。
因为那是一只阿宝色唇膏。

评论
热度(21)
2017-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