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08

第八章
李熏然想结束这尴尬的场面。他本来可以身手敏捷地从谢晗手中夺过那支唇膏,却没能忍心这样做。这几天,他自己固然游走在简瑶与薄靳言中间,谢晗却是毫无选择地被他关在这间房里。他出门的时候,他和简瑶在一起的时候,这个人在做些什么呢?他耐心劝说男人把唇膏先还给他,然后拉着他坐下来亲自用纸巾帮他擦掉唇膏颜色。
他说,乖,我替你保管,以后再给你。
以后是什么时候?
就是,他停下擦拭,皱眉道,你长大了的时候。
李熏然太清楚谢晗再也不会长大了。倘若他还有一点恢复理智的可能性,薄靳言又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地从自己身上来找线索呢。唯独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是个大活宝。李熏然甚至觉得这可能就是宿命吧。谢晗想让自己只记得他,他现在却只记得自己。难不成是施法不成,被反噬了?
他摇摇头。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擦净了男人唇上的红色,看他如此苍白乖顺的样子,产生了一点岁月静好的感觉。也许,仅仅是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和谢晗都可以再次回到阳光下,回到社会中,像任何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人一样生活。
正在他露出慈母般笑容时,谢晗脆生生的一句话打破平静。他说,李熏然,其实,你出去的时候,我报警了。
你报警干嘛?李熏然的瞳孔因惊恐而急剧放大,发生什么了?
因为我听到你说简瑶。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我就在楼下打电话,说这位小姐遇袭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因为我觉得你一定和她在一起。我怕你遇到危险。
他叹口气,自认良心使然,无法责备谢晗。他只好问,你说的地点在哪?
我根本没有说地点,电话就挂了。
李熏然瞪大眼睛。坏了。简瑶身上有定位器。
我们要快走。他不由分说地拉过谢晗来,收拾起刚刚购买的食物和水。谢晗不明所以,但也跟在他身边忙来忙去。他轻声询问道,李熏然,我们要走了吗?
对。李熏然停下手里动作看着他,觉得他简直像是个大麻烦似的。他从包里掏出一副手铐来,给男人铐上,也给自己铐上。
谢晗疑惑地看向他。李熏然,你要做什么?
我现在要带你走。但是我怕你半路又不听话,跑去吃吃喝喝。他的话虽然严厉,语气却无半点不悦之感,听在谢晗耳朵里尽是关心爱护。他笑了。
你笑什么?李熏然也微笑,但还是偏过头。我还不知道去哪儿呢。我还在发愁呢。
有人在追你吗。
对。你有什么好意见,说来听听?
如果追你的人比你愚笨,你就不会发愁了。但是如果追你的人比你聪明,你肯定逃不过的。
李熏然抬手拍了他一下。你到底有没有建设性意见?
我有啊。男人像是想到很快乐的事一样,眯起眼睛。如果那个人比你还聪明,他一定早就猜到你会去哪。就算你不知道,他也知道的。所以,你只要比他更快就好了。
李熏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什么意思,说下去。
不要躲避他,要甩掉他。
好。李熏然赞许地点头。我现在约一辆车,之后立即动身。
我们去哪里?
冰岛。

评论
热度(25)
2017-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