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09

第九章
他们二人走在路上,雄心万丈,虎啸生风。李熏然着深色外套,手持公文包,头戴蛤蟆镜。谢晗则套着他的一件毛衣,提着打包好的士力架和小瓶气泡水。在他们之间,则是一副薄薄的锰钢手铐。
按照李熏然的计划,他们乘坐一辆物流货柜车来到这座城市唯一的机场。机场面积不大,检查也不算严格,因此才使他们得以浑水摸鱼。谢晗登上集装箱的那一刹那,恍惚以为自己是位德军士兵。
他小声问,李熏然,我们为什么要坐货车?
李熏然看他,扯一把他不平整的毛衣领。因为我们要直接进入停机坪。
男人打趣道,李熏然,你居然很会逃票。
李警官为自己感受到这句话背后的微妙意味有些不自在。于是他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命令道,一会下车之后,不要乱跑,听我指挥。如果看到引导车就跟着引导车,如果没看到,就看地面标识。
谢晗想了一会,眨眨眼睛道,我还是听你指挥吧。
李熏然虽然看上去神态自如,其实手心早已布满汗珠。他自知不是薄靳言的对手,但是为了谢晗,也为自己,只能奋力一搏。他想起今天简瑶的话,她说,这是她最后的请求。如果说去冰岛仅仅是接受治疗,为什么她就能如此确定他们不会再见呢。倘若将去冰岛视为闭合电路中的开关,那么他必须抢先按下开关,并且为他们自己决定这套电路的功用。
不。不。
未免太周到了。
李熏然无意识地摇摇头。谢晗注意到他这种反常的反应,轻声问他怎么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去冰岛不是开关,只是灯泡。灯泡一亮,薄靳言就知道电源到位了。
谢晗就是电源。自己何时拒绝去冰岛,就等于何时遇到了谢晗。他自己向薄靳言实时报告,竟还一无所觉。正因为如此,薄靳言才会愿意无穷无尽地为他后延行程。
想来他们捉不到谢晗,却因为某种缘由得知谢晗逃脱后一定会来找自己,才出此下策,让自己惊慌逃窜,自投罗网。他惊异于薄教授连自己会放走谢晗都料到。
在昨夜之前,他自己亦不曾料到。
李熏然镇定心神,不想也让谢晗跟着他恐慌起来。一分钟后,他在头脑中整理出大概的计划与路线,并将它们告知谢晗。谢晗耳听心记,十分认真。待李警官语毕,他才问,我们不去冰岛了吗?
不去了。李熏然简短回答。他不想让男人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冰岛。也许薄靳言和其他人早就想好,这个机场就是谢晗生命的最后一站。他不能评论这种观点或对或错,因为他已然身在其中。
李熏然。男人的声音再次打断他的思绪。
怎么了?他问。
你能不能叫车停下。
为什么?他不解。
我想去洗手间。
他呆住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会从谢晗嘴里听到这句话。
现在?
现在。
不行。他摇摇头,攥紧了手里的对讲机。
我知道你可以的,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你只要通过对讲机告诉司机就好了。
为什么?他头疼起来。自从那次事件后,他就对谢晗的祈求语气过敏。
良久。其实也没那么久,大概又是一分钟,谢晗开口道,算了,李熏然,我改变主意了。你去登机吧,我不想跟你一起走了。
为什么?他短时间内第二次问这句话,这回却是咬牙切齿的。
因为。他的面庞缓缓靠近李熏然,有那么一秒钟,李熏然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下一刻,他就感到男人夺走了他的对讲机,嘶吼着要司机停车。
他们愉快的旅程戛然而止。
他忽然觉得面前的男人很陌生。

评论
热度(19)
2017-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