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10

第十章
他们最终还是在航站楼门口下了车。谢晗笨拙地跳下集装箱,然后就把对讲机丢到一旁,拽着李熏然向航站楼里面走去。
他知道谢晗要他去登机。他把手腕转了个方向,用手腕外侧抵住手铐。他这只手是右手,谢晗的那只是左手,他量谢晗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可是谢晗的思维好像永远超出他的想象。谢晗见他不走,只当他是不听话的小狗,反手拽住手铐链,一步一步拖着他向前。他不是要用力量与李熏然较量,是要用他的生命。手铐深深嵌进他左手手腕内侧的皮肉,已经随着他的步伐蹭出一道血痕。
李警官再次愕然。他赶快迈步向前,声声好言相劝,却不见男人妥协分毫。
到了航站楼门口,人流密集起来。他低声道,李熏然,打开手铐。
你到底要做什么。李熏然的语调已变成哀求。
打开手铐,然后,你去登机。
不行。我丢下你,他们立刻就会抓住你。
没关系。快一点。
你会死,你知道吗。
这句话好像对谢晗有了一点触动。他顿一顿,索性抢过李熏然的公文包自己翻找钥匙。
李警官从来没有对自己如此失望。彼时他在谢晗处,束手束脚,依然故我。现在他无论在体能、智力各个方面都较谢晗处于上风,却对他更加无计可施、言听计从。他认命地闭上眼,道,在我上衣口袋里。
男人顺利打开手铐,李熏然一下子感觉失去束缚,心中无比失落。这把手铐就像是一条生命线,一端连着自己,一端连着谢晗。只要这条线不断,他就决心保护谢晗到最后一刻。
现在他才发现,也许他们的关系并不如自己想象得这么好。
那就放他走吧。只当昨夜的吻是一场梦幻吧。
他再睁开眼,眼中已然蒙上一层水雾。最后诀别时刻,他温柔道,你本来可以不做一个坏人,因为你其实很适合做一个好人。
男人看他动情,不忍立时发作,只好说,李熏然,你快走吧。
晗晗。李熏然叹口气,终于说出这两个字。两个字似有千斤重。
快走。男人看他高大身躯依然伫立,只好螳臂当车地去推他,又把公文包往他手里一塞。带这个上飞机,我们在航站楼一层15号出口旁的卫生间见。他说完便跑开,李熏然也跟着跑起来。这两句别人听起来或许很矛盾,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李熏然却已经明白他话里省略的部分。他拼命地跑,拼命地跑,趁人不注意把公文包塞到一辆行李车上,又换了登机牌过了安检。
他几乎是颤抖着说,对不起,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行李没有托运。
谢晗的计划是打心理战。他们飙车抵达这里,已经迟来一步的薄靳然不会悠哉悠哉地调取录像,他应该在赶到这里的时候立刻先查看李熏然是否已经领取登机牌,然后登机检查他是否在飞机上。就算安检人员恰巧对李熏然又退回航站楼特别有印象,行李运输轨道上拴着手铐的公文包也是李熏然已经登机的力证。
他对自己的对手是谁一无所知。他仅仅知道,即使是在这个强大的对手面前,李熏然也必须安全。
五分钟后,他已经藏进航站楼一层15号出口旁卫生间的一间隔间内。尽管疲于奔命,他还是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世界变得寂静起来。他闭上眼,好像就能听到数百米外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属于一个他所熟识的人。他们很熟悉彼此吗?熟悉,不只是熟悉,甚至愿意为彼此舍命。
这一路上他都保持着惊人的镇定,直到他和李熏然听到停止登机的广播那一刻才松懈下来。他像个参加别人婚礼的适龄少女,因为感动而眨眨眼睛,流下两行清泪。
他不是为自己英勇地拯救李熏然而感动。
他只为了两个字感动。
晗晗。

评论(2)
热度(27)
2017-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