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11

第十一章
事后,李熏然再想起他们那天的遭遇,自认这已经不是一种幸运,而是神迹。
薄靳言来得的确有点晚。飞机已经起飞,李熏然看上去也已经登机了。他甚至能想象到薄教授那张缺乏表情的脸上流露出窘迫神色。然而他抬头,对上的是谢晗的湿亮眼眸。
你哭了。李熏然伸出一只手揩揩谢晗的眼,睫毛蹭在他手上痒痒的。
男人微笑着看他,并不忍心打破这种温馨氛围。半晌,他才问,李熏然,我们是不是安全了。
是啊,是的。李警官的声音犹带几分死里逃生的疲倦。可是下一秒,他恍然回神。
谢晗直挺挺地倒下去。头颅垂在他肩上。他赶忙扶住男人,使手一摸,才发现手腕间一片湿滑。
谢晗再醒来,天已半黑。他感觉自己躺在一具柔软物体上,起身时发现自己身上还盖了一件外套。轻触手腕,已经被包扎地妥妥帖帖。他第一次对李熏然的伤口处理感到满意。
李熏然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挺拔背影隐没在投影屏的白光里。小小一块银幕上正在播放着无声的《虎胆龙威》,即便如此,他也能想象出阿伦·瑞克曼的美国口音有多惟妙惟肖。他想叫李熏然,一个不注意外套滑落到地上。
李熏然回首望他,然后主动凑过来。晗晗,你还好吗?我们安全了。
谢晗所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沉沉睡去三小时有余。在这段时间里,李警官除却为他包扎伤口,在这间私人影院里开了一个不需要身份证明的包间外,还花费整整两个钟看他的睡脸。李熏然觉得他睡着的时候比较像以前的谢晗,像一个有担忧、有责任的成年人。倘若他一直使用这幅面孔面对自己,那么自己是断然不会亲吻他的。
可是现在呢?许是李熏然的声音太温柔,又许是失血的身体太畏寒,谢晗毫不犹豫地扎进他的怀抱里。他亦极自然地张开双臂,圈住男人。一具健硕的和一具瘦削的成年男性身体就这样紧紧相拥,仿佛这才是生命中超越惩奸除恶英雄梦想的头等大事。他们都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彼此,对人世的依恋。
许久,他才感到怀里的身躯渐渐暖起来,并稍稍活动。那只缠着厚厚纱布的手举起来,触到他鼓鼓的上衣口袋。李熏然,这是什么?他的声音依旧很轻很虚弱,像是从胸膛里发出,然后直接通过二人胸骨的接触传入李熏然腔中。
不是我替你保管的唇膏吗。他说着,松开手臂,为男人让出一点空间。
不是的。男人把那串珍珠项链从他胸袋里拿出,亮闪闪的。李熏然刚想解释,不料谢晗先开口道,我好像见过它。
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循循善诱。
我不记得了。我觉得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对了,李熏然,很久以前,你是不是就认识我?
他默然。片刻,又道,晗晗,你觉得这项链好看吗?
很好看。
你觉得它像什么?
像你的眼睛。
我觉得它像一个人的名誉。李熏然顿了顿,依然坚持说下去。曾经有一个人跟我说过,人的名誉是件很奇妙的东西,一旦陷入泥潭就再也不能恢复到最初的样子。想要建立它很难,想要毁掉它却简单得很。他说着,攥紧了谢晗指间的大颗珍珠。
那你觉得它是谁的名誉?这句话更像是陈述,因为问话的人心里自有一个答案。
你的。
你的洁白无瑕的名誉。
随之而来的是水到渠成、春风化雨的吻落在唇上。他们阖上双目,因为爱人的样子应当在心里,不在眼里。长长的一吻结束,谢晗已经被李熏然逼到沙发角落,退无可退。他蜷起双腿,生长良好的股二头肌和臀大肌展现出漂亮的线条。李熏然喉头滑动,道,晗晗,你愿意吗?
愿意做什么?他虽有几分懵懂,却对现在的情状也大致了然。再问下去,更像是纯情的引诱。于是他红着脸收敛了唇舌,伸出双手去剥自己的衣服。清癯的长指在李熏然眼前一晃而过,其后便是那具已经不再陌生的,布满伤痕的身体。
你可知道海猿这种生物吗?据说它生活在远古时期。它们是自己族群的异类,因为其他同伴都走上陆地时,它们却一意孤行地潜入深海。第一只海猿踏足海水时是怎样的心情呢?这个问题恐怕是何等有名气的学者也无法回答的。
可是李熏然知道。生于海洋的重新归于海洋,乃是一种本能。就像一滴露珠滚到嘴边就会吞下去一样,那只海猿一定也丝毫没有因为海水的冰冷而感到恐惧不适,反而心情平和吧。意乱情迷之间,他抬手熄灭壁上的灯,却看到七彩的火花在眼前炸溅开来。
他在黑暗中引导着男人的手来到自己赤裸的腿间。他想要带给这副饱受摧折的身体快乐。
李熏然,我。对方似乎羞赧到无法说话。
嘘。叫我熏然吧。

评论(2)
热度(21)
2017-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