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12

第十二章
无事时,李熏然喜欢用自己有层薄茧的手抚摸男人脸上的疤痕和胡茬。他潦而不倒的样子令人肃然起敬。说也奇怪,李熏然时常觉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就注定要和他发生些什么。这双手,注定要执起,这颗心,也注定要捂热。或许,一个人拿起形容可怖的刑具从来就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被管教。
一如有人举起屠刀,是为了放下。
随着辰光照射进窗内,他感到自己的心绪逐渐平静。这几日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使他的心一会在天上,一会又在锅底熬煎。他想,也许过几天,再过几天,他们就能避过风头,找机会离开这里。他颔首,甚至可以从男人晶亮的瞳孔里看到他们未来的生活。
你醒了。他柔声道。
李熏然。
不是让你叫我熏然吗。
熏然,我为什么什么都看不到。
谢晗猛地起身,从李熏然身下挣脱出来。他无意识地挥动双手,将玻璃几上的几只玻璃杯依次打碎,还未喝完的酒泼到他们二人身上。耳聪目明的李熏然轻易地制住他,心里却十分苦涩。他知道,谢晗看不到了。
这件事不是第一次了。甚至比这件事还要棘手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可他却是第一次认命。
李熏然深深叹口气,然后抓过手机来。
薄教授吗。我,我是李熏然。
谢晗在他怀里又踢又打。因为他也听到了这个名字。多么危险的名字。
一小时后,李熏然和薄靳言两条高高大大的人影出现在一间医院,瞩目非常。已经穿上病号服的谢晗坐在过道一旁,一听到李熏然的声音就扑过来。李警官在薄教授面前不好意思,却还是咬咬牙环住他。谢晗紧闭双目,痛苦的表情似是在责问他,为什么要打这通电话。
李熏然对爱人的心意一清二楚,面上却不见端倪。他觉得自己是有点麻木了。
不打这通电话,就不能带你来看病。不打这通电话,就不会知道你的颅内有许多肿瘤和钙化点,也就不会知道你的失明是什么引起的,不会知道你还有多长时间可活下去。
薄教授,麻烦了。李熏然的声音依然那样富有磁性,听在自己耳朵里却是如隔云端。他约薄靳言见面,他看谢晗的脑CT影像,他好像是凭着一口气做完所有这些事的。至于这口气什么时候会散,他自己也不知道。
说什么放下屠刀。说什么命中注定。
在说完一切的漂亮话之后,他终于还是把谢晗交给了薄靳言。
他本来以为,他已经成功地将谢晗从那个荒芜的山头、萧瑟的落叶中解救出来。他以为自己已经把他从阴冷的地狱重新带回人世。不只如此,他还给了他爱,和希望。
可能是老天不想再让他葆有这份希望了。一向与他话少的薄靳言也劝他不要执迷,他可以当作李熏然从来都没有窝藏过谢晗,只是谢晗绝对不可以再逍遥法外了。
他轻哂。逍遥法外?他的晗晗如何会逍遥法外,他的报应不过是姗姗来迟。
是啊。他的晗晗,失而复得、死而复生的晗晗。
李警官发觉自己已经完全无法想象这件事会如何收场。这实在太超过他的承受力范围了。纵然他可以亲眼目睹一千具残缺不全的尸身,也不能确保自己在这时刻不流一滴泪。
于是他流下一滴泪。像铁水似的一滴泪,落到医院混凝土地板上就滋地结成一块硬币大小的水渍。
对他好一点。他对薄靳言作最后的叮嘱,而对方的回答令他心寒。
薄教授道,熏然,你变了。

评论(3)
热度(20)
2017-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