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番外01

(明天和导师见面生死未卜,今天都发出来好了😳。)

第十四章
李熏然是一名人民警察。他敬业爱岗,从不拖延。
今天他要去一趟法院。他平常也去,不过不是以死者家属的身份。
今天他要去一趟法院。他平常也去,不过没有一次拖了这么久。
他表情凝重,他一丝不苟。他交了子弹钱就走。
从刑场带回来的裹尸袋里通常应该躺着一具尸体。李熏然蹲下解开袋子,袋子里却是一个男人。
一个鲜活的,脉搏还在跳动的男人。
许多年之后,薄教授与简瑶的一双儿女时常奇怪,母亲与熏然叔叔青梅竹马,父亲何故也和他的关系有若莫逆?难道情敌间真是有不打不相识之说。他只淡淡道,我呢,和你们爹地交换过一条命。
用自己一命换回简瑶一命,又用简瑶一命换回谢晗一命。这个甲等于乙,乙等于丙,故而甲又等于丙的公式在三条人命面前显得格外简陋,但是谁又能说,这不是真的呢。
这的确是一件传奇,一桩美谈。
鲜花食人魔1号的身份已经不再神秘,他崭新的头脑成了他自身最有趣的部分。在医院,他和薄靳言一起听医生讲过他的脑CT影像,或许是这次高空坠落的撞击力度太大,谢晗的颅内压急剧升高,原有的松果体血管瘤发生病变。虽然李熏然听不懂,但他还是懵懵懂懂地感觉到,这对于谢晗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他没有变傻。瘤体对脑神经的压迫使得他的第一人格在若干年后再次占据控制地位。由于第一人格并未与他们正面交锋过,故而对他们一行人的记忆的确是一片空白。不过这一点,李熏然认为自己早该在他痛饮小侯伯王的时候就注意到。
曾经薄靳言为鲜花食人魔1号大费周章,方方面面都刺探得周到,父母身家、兴趣爱好无一不晓,却唯独不知,这个变态罪犯并非此躯壳唯一的房客。童年经验像把匕首,刷拉一声划开他完整的人格,从病灶处偶然生出一朵血淋淋的小花来。可是,总有那么一次,两次,那双悲伤的眼睛也窥探过外间的世界,那道不愈的裂口也产生过闭合的悸动。
裹尸袋里伸出一只手。一只绷着纱布的手。
那只手颤颤巍巍地,搭在李熏然膝盖上。
随着新鲜空气进入肺部,男人逐渐苏醒过来。
他睁开双眼,只觉得面前光线太盛,一片惨白。他犹记得自己慷慨赴死,虔诚祈祷,甚至还记得电光火石间的人生回放,李熏然情真意切地说要和他来生再见。李熏然?李熏然!
李熏然。
李熏然。
他叫,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喉间似有一层无形的隔膜,他不冲破这层隔膜,就无法让声带的震动传入空气。于是,他就造就了这幅,在别人看来应当是很奇异的画面: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柔若无骨地躺在裹尸袋里,伸长了脖子憋红了脸只为发出一点声音。
李熏然。
这三个字足以使他精疲力竭。他像是完成第一次自主呼吸的婴儿,头颅骤然又重重倒回地面。
李警官笑了。他索性单腿跪下,扶着男人的头枕到自己膝上,说,别急,你麻醉弹的劲还没过呢。男人不再言语,只是瞪大眼睛。李警官腾出一手探到温热的鼻息,才开始相信这并非一场梦幻。
他在荒凉的旷野间死去,却在自己怀里活过来。
李警官的心头生出一点轻松的感觉来。
他发誓,只有一点。
因为这世界上不存在真正的逍遥法外。
因为以后的路,恐怕只会是一步远、一步险。

评论
热度(23)
2017-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