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番外04

第十七章
谢晗觉得君远这个名字十分熟悉。他在一张白纸上划拉这两个字,不久便心不在焉,走神去注意忙前忙后辛勤劳作的人民警察李熏然。
不愧是人民警察。即使被衣物包裹,依然看得出大块肌肉的轮廓。
他也有种在这个人身体上,忙前忙后,辛勤劳作的愿望。
于是李熏然叫他。于是他刻意引诱。于是亚当之子偷食禁果琼浆,长出了智慧来。
从那天逃离机场算起,这是他们第二次亲密接触。虽然这具身体已经过了欲望的盛年,可自己的头脑就像是崭新的,因此情欲也是渐进的,节制的。他从没想到李熏然会在自己面前展露出热情似火的一面。但是,这种没想到,是快乐的没想到。
快乐。他们有一双快乐,一对快乐,也就有了成百上千个可能快乐的夜晚。
从今夜起,他决心再不让恐惧漫过知觉,不让泪水淹没吻痕,不让月上中天时身心俱裂。
正在他想着这些杂事时,李熏然沙哑的嗓音传来。他说,晗晗,我能不能,也拥有你一次?
他不知道自己纯情的爱人连一个上字都说不出口。
他看着眼睛泛红的李熏然,倍受感动。
然后他说,当然不行。
到底也算是夫妻夜话。如若有人在偷听,却恐怕会扑哧一声笑出来。
李熏然是无论如何笑不出来的。他对男人身上的伤痕颇有顾忌,轻柔抚慰,男人却展示出一种与自己文雅外表不符的强烈情感与力量。他好像一位根本不懂日本菜的厨师,只当李熏然是白瓷碟上一块生肉,碳烤火烧地誓要把他弄熟。可是有时候,他也像是一位素以强力铁腕著称的政治家,一步步走过红毯与侍臣,只为了给晨起梳妆的小公主献上一朵鲜花。
他深入到李熏然身体深处。李警官登时睁开了双眼。
他看到世界上最美的鲜花。而他自己,是一朵瘦长的白玉兰,抖落了寒夜清宵的露珠,不管不顾地开放起来。这种感觉是很奇怪的,李熏然想。它既有那么点莽撞,又有些令人哀愁。
令人想喟一口气的哀愁。如果不是为了见到谢晗,他又为什么要冷静自持二十余年,日日夜夜风里来雨里去,时时刻刻有今生无来世?
我做这些事,我跋涉千山万水,枪林弹雨,只是为了让我明白谁才是值得我珍惜的。
只是为了来到今夜,见到你。
李警官咂咂嘴。很好的日光透过纱帘照在他脸上,显得他不过十几岁的少年。
他醒来,却良久没有睁开眼睛看一看。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身边人已经离开了,谢晗已经踏上属于他自己的征程。此去经年,起落浮沉,他却再也不担心那个人会背弃承诺,就此退场。因为他们于昨夜晦暗光线里,已把誓言楔进彼此身体,交换过不见血光的歃血盟信。好就好在,他们知道,而别人不知道。
只不过梦里一场耐人寻味的旖旎春光,不知道何时才能吩咐给他。
初春气候中格外善感的李警官忽然想读一读那本读不懂的《德国文学概论》。
唉呀。
他的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他的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

评论(3)
热度(19)
2017-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