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番外06

第十九章
不远处有人执强光手电向这边照过来,李警官条件反射般地走过去查看。
那一瞬间,夜樱因为惊恐而失色,他却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砸得昏头转向。
整个天空的星星都落到他头上。
他皱眉,威严道,怎么还在外边,让我好找。你妈喊你回家吃晚饭呢。
李警官拉住那人一条胳膊,说着就作势要带他回家。几个巡逻的协警只好散去。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套着聚丙烯纺手术衣的谢晗。
他二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他只好强忍笑意,一拉对方胳膊说,走,跟我回家去。
他先把谢晗塞上副驾驶位才敢钻进车里。车子启动方才发作,把驾驶证啪地拍在仪表盘上。
去哪了。
你要带我去哪。
你先告诉我去哪了。
你要带我去哪。
李警官叹口气,道,我带你回家。
不料副驾驶那人把头转过去。我早就没有家了。
其实自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李熏然的心就又回到了肚子里,已不气了。只柔声道,这衣服怎么穿的,我给你带去的呢?却不料回头再一瞥,还说什么衣服,连只行李箱也不见。
男人回答道,在那里不穿自己的衣服,你不用替我担心了。
李警官一怔。你在那里,是不是过得不好?
没有。我很好。只是我在那里没有名字,就像我在这里也没有名字。
怎么回事,你说话说一半,急死我了。他蹙眉。
副驾驶叹口气,转头道,熏然,就在这停下吧。我不想我的人生就这么结束,这三年,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许多事要做。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然后我们就此别过吧。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
李熏然听话地踩了刹车,然后也扭过头看着对面的人。没错啊,是他啊。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声音。
只不过彼时说的是李熏然,你快走吧。
现在说的是李熏然,我们就此别过吧。
这一刻似乎可以无限拉长。时间是种延展性极佳的材料,往往喜欢在历史转折的重大时刻改变其性状,将振聋发聩的口号窒息成黑白照片,恶言恶语凝结成如梦似幻的香槟塔。这几个字,正好似被脑海中的打字机答答敲打出来,然后一气呵成地回车、换行,却再也打不出来下一行了。
事已至此,他还没想过没有谢晗的人生要如何继续。
可是谢晗的人生里,真曾有他一席之地吗。
副驾驶见他缄默不语,便拉开车门下车,转速表却疯狂飙到三千转。驾驶证干脆被甩到座位底下。
男人险些被车门掩了手,可是李熏然丝毫不察。
回家,他们要回家。
他飞快地打着方向,无意中瞟到侧视镜中自己的脸,血红双眼,面目可憎。
副驾驶的男人别过头去,车窗外仍是万籁阒寂,一派静谧,似乎花瓣掉落的声音都能被人听到。
他们就像一对走到陌路的夫妻,或是一对分赃不均的小贼,随便了。随便什么都好。没有一种精妙的比喻能够挽救心碎。谢晗阖上双目,将头抵在窗边,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命运一早就已注定,不会有人让他死于战场、流弹,正如同从不会有人承认他的天才。他大约是要死于心碎的。
良久,李熏然再次开口。
他气鼓鼓地问,你要回家还是回警局?
副驾驶传来闷闷的声音,都不要。熏然,你有没有想过?我回到警局是个被枪决的死人,我回到你家,我又是谁呢。
他说得很慢,也很动情。李警官却像被扇了一耳光。
他不知道这三年到底是如何糟糕的生活,才会让这个一直活在自己妄想中的男人开始注意到生活琐事,注意到人情冷暖。也对,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个人委身于巷弄辰光、豆浆油条的样子。他飞鸟似的睫毛一抖,樱花瓣就落下来。
那,他吸了口气,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你死过一次。他戳戳自己的左胸,就在这里。
这句话却引得谢晗更难过了。他说,那么你更应当清楚,我为你做的比这更多。我有无数的机会让谢晗这个人死掉,风风光光地神不知鬼不觉地死掉。但是我为了你,选择活下去。
活下去。那台沉寂许久的打字机终于跳动出这么几个字。
夜樱缤纷。

评论(6)
热度(19)
2017-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