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番外07

二十章
若李熏然是部小说的话,谢晗想,他应当是一件怎样的作品呢?
语言温吞,篇幅却很长。作者名气挺大,但是担不起这份虚名。要写的主题磨磨蹭蹭,反反复复,倒是些旁逸斜出的支线情节温热有趣。百年之后,应当被一些懂得欣赏的人奉为经典。
他自己呢。则应当是一本禁书。再也不被公开地放上货架,只被那些与他同时代的文人所妒忌。他们会追问,直到作者的墓前也要追问,你究竟是怎样写出这魔鬼般的文字的?告诉我。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不与李熏然一起生活。
如若他们真的勾结在一起,两本书都要被投进火炉。只因好的不够好,坏的也不够坏。
李熏然低头瞟瞟亮起的手机屏幕,把它拾起来。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副驾驶夺过去。
喂,爸,我在路上。
你干嘛。
他分神去瞪一眼谢晗,竟然瞪不出凶狠的感觉来。只好斯斯文文问,抢我电话干嘛。
不要接电话。
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和你回家的。熏然,你放弃吧。
我偏不。那我多亏啊。他说着,就啪啪换挡,车子开得越发粗野起来。夜晚本来视线极差,他正要拐进回家必经的路口,副驾驶就忽然伸出两只手去绞他的脖子,转他的方向。
他一时急火攻心,非要把方向盘重新夺回,不顾危险。两个大男人认真起来,四只手在仪表盘底下一阵胡掠,把能按的灯都按亮了。这辆车在二人的共同协作下变成的发光的巨蛾,一头撞进美丽的夜色里,撞上路边的防撞墩。
这下是回不了家了,你满意了?从犯看看主犯,像看不听话的小孩子。
这怎么办啊,李熏然?主犯一脸惊恐。
还能怎么办,报警呗。
我是说,我,好像有点夜盲。
夜盲。夜盲你就抓紧我,我不盲。
其实夜盲这说法并不准确。这是颅内肿瘤的并发症,他不过不想让李熏然觉得自己无可依靠,才假托夜色迷茫。一天的大多时候,他都看不清外间事物,看李熏然的俊脸也是如蒙着毛玻璃似的。
不过这不重要,真的不重要。他这一生,也很少一眼就看清什么。
他现在挽着李熏然,四年前也并不知道自己会爱上一个男人。
李警官刚好想去交警大队看望一位朋友。他这个人行事端正,枪法卓绝,向来是朋友遍天下的。到了交警大队,只管与人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相谈何时一同去练习射击。半晌,他才回来,把一张罚单和一张发票拍在桌子上。
然后他抬起头,心跳竟不争气地漏了一拍。
他看到刚刚自己载来的男人,正站在会客室的落地窗前出神。夜已经很深,且正有向更深处发展的势头。他在这座城市住了二十几年,也猜不出谢晗是在看什么看得如此入迷。他看得太入迷了,以至于身体贴在玻璃上,黑色的额发简直要和窗外夜色融为一体。
多美的画面。他感叹。
毕竟这个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飞鸟似的睫毛一抖,樱花瓣就会簌簌地落下来。
于是他走过去,给那个人披上自己的警服外套。谢晗使手摸一摸,不觉覆上他的手。
怎么了,还害怕吗?
没有怕。李熏然,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为什么要走?李警官贴在他耳边,循循善诱。难道你不想留在这间屋子里,做爱吗。
夜已经很深,且正有向更深处发展的势头。
他呵手,然后就伸进男人的裤子里去。男人也有片刻挣扎,却在他的吐息之间缴械投降。
李熏然就是李熏然。他行事端正,枪法卓绝,他还自有一句他的咒语。
他轻声道,晗晗。

评论
热度(13)
2017-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