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熏晗熏】珍珠番外08

第二十一章
男人身形一滞,随后又认命般地软下去。
这两个字,于他自己有千斤重。
在酒店,在飞机场,在实验室。倘若不是千百次地回忆这两个字的读音,他恐怕无法支撑这么久。
病变与药物不仅削弱了他的躯体,灵魂也犹如被撕扯。两个谈不拢的人格要融合在一起,谈何容易。在那些无眠的夜里,他只管轻轻地学着李熏然的口气叫自己,晗晗,晗晗,因怕自己会昏死过去。
数数杏仁吧。数数那些让你苦涩而又让你清醒的。然后,把我也数进去吧。
他仿佛看到爱人对自己撒娇般地诵出这句诗。他睁开眼睛,却见明晃晃的天花板。
天亮了。
终于亮了。
那双灵巧得过分的手已经拉开他的拉链。而后又将整条仔裤褪下来,皮带掉在地上铿锵作响。
熏然,他抽口冷气,你要干什么?
你。
之后便不再有任何问答。李警官撕开他的手术衣,从背后拥住冰冷的警服外套,强烈地进犯着本该属于自己的领地。他的身体被按在落地窗上,即使上衣仍是完好,依然觉得羞耻得喘不过气来。
他想叫,但并不敢付诸行动。这里是交警大队,而自己肩上还披着李熏然的警服外衣,重重枷锁之下,他的恐惧与懦弱无所遁形。谢晗忽觉自己就像那被顶厉害的恶魔猎人盯上的吸血鬼,在一片黑暗境地里手无寸铁,四处逃窜。
啪。一颗银子弹射入他的身体里,他抖了抖,再也无力呻吟了。
一种似血非血的液体从弹孔流下来。流下他赤裸的双腿,流到脚踝。
为什么?他问得无辜。
不要再想着离开我,背后的男人将他压得更密实些,我知道,你一走出这里,就会去死。
我还知道,你不过去我家见我最后一面。
你的计划里,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我?
说啊。男人怒吼的声音使他无法控制地颤抖,双腿发软地跪下去。
他忽然觉得好委屈,眼睛汩成了一汪泉。
半晌,赤身裸体的男人才能开口说话。他说,熏然,你写过一本小说吗。
你知道小说人物最怕什么吗?他们最怕被人遗忘。
可我不想被人遗忘。
他虚弱轻柔的声音传入李警官的耳朵里,变成一只毛绒绒的小兔,血气方刚的身体正好受用。李警官的心软下来,蹲下身子,把嘴唇贴在他耳边的玻璃上,轻声说,我知道的,我知道你怕什么。我虽然没写过小说,可我爸从小就教我怎么做人。写小说和做人一样,不写就不会失败,但是也一定不会有人来读。
你不活下去,就不会有人知道你曾经来过这个世界,不知道你是一个多么好的人。
我还知道,也许有人会觉得你不好,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拥有过你。
可我不一样。我永远是你的读者,你写几十年,我就读几十年。
我还想读一辈子呢。
他的鼻息扑在血红的耳朵尖上,惹得那个人猛地回头,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就严严实实地吻上去。
李熏然心里生出几分得意与快活,回吻得更加肆意猖狂。如果说谢晗是那执着金笔的小说家,一笔一画一心一意改造自己的人生脚本,那么自己在这段感情里,又何尝不是在一点点地笨拙地写他。
雕刻他。

评论(1)
热度(16)
2017-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