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晗熏】从此世界多一分钟

(逻辑嵌套结构习作。不好看。含有角色死亡及其他奇奇怪怪的内容。)

(题目来自麦浚龙同名歌曲。)


昏暗的拷刑室里,不知何人点亮一盏久积灰尘的灯。
男子枯槁的面容被映红,栩栩如生。

他似乎已经死去了很久,又似乎仅是安然入眠。
他有双宝石般的眼。凝视这对眼的虹彩,你会愿意对他倾诉一切秘密。

你问他,嘿,老兄,为何这世界上平白地多出了一分钟?
或许是因为你幽灵般探访者的身份,他没有回答。
他只是随意地点燃一支卷烟,放在鼻底嗅嗅,然后开始讲一个故事。

什么东西像是人,却又不是人?他首先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或许因为他只是一具尸体,你也怯怯地没有回答。

我是一个罪人,那尸体道。我曾在此地监禁、戕害别人,甚至亵渎他们的身体。
不过幸好,我有一种奇妙的针剂。这种针剂足以使人起死回生,回心转意。

我将针头轻柔地准确地刺进受害人的静脉中,由于他们已经死了,你知道,这是很困难的。
不过我还是做到了。他露出满足的笑容。

一针下去,受害人就拭净血沫开口说话。虽然说的全是些骂我的话。
两针下去,他就能轻易地挣开焊固的铁链,活蹦乱跳地站起来。
三针下去,他就重新变成柔嫩的处子。
然后他或许就会从地上捡起来并穿好自己的衣物。
再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我。

可是你还没有说多一分钟的事情呢。你催促道。
别急啊,小姑娘。那具尸体竟然伸手去阻拦你。
尽管那只手臂半是血肉,半是枯干。

至于多一分钟,则完全是我个人的事情了。
我将那针剂注入自己的血液,时间就会飞快地倒转起来。
然后我说,你可真美啊,请你停留下来吧。
那时刻,药剂就注射完,而时间也恰巧停止了。

于是我穿好外套,带上一把防身的枪支,走出门去。
我穿过万头攒动的人海,拨开颜色醒目的警戒线。
重新来到他身边。
十一
让我想想。尸体又深深吸了一口烟雾。
我或许会和他打个招呼,也或许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
我想我还是会喜欢上他的,毕竟他是那么讨人喜欢的一个人。
十二
然后呢?你问。
没有然后了。他看着你,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一分钟已经结束了。
十三
什么东西像是爱,却又不是爱?他笑着发问,仿佛爱刁难学生的老师。
你没有回答。
一分钟已经结束了。
十四
你从短暂的失神与幻觉中脱身。眼前的尸体依然如常。
嘶。你尖锐地倒吸一口凉气,把快要烧完的卷烟迅速丢下。
滚落了一地的甲基苯丙胺粉末。
十五
你凝视着他宝石般的双眼,眸中却溢满泪水。
你一字一句地道,所以,你就是这样杀害了李熏然的?
十六
男子枯槁的面容像是在嘲笑什么。可是他已经无法说话了。
他手中紧握的针筒为他回答。
十七
昏暗的拷刑室里,不知何人灭去了那盏久积灰尘的灯。
曾经,这个愚蠢的男人也以为自己是一盏煤气灯。
一盏并未旋紧螺丝栓的煤气灯。
十八
一分钟结束了。他意犹未尽地睁开眼睛,露出迷人的神采。
没关系,我的熏然。明日的这一分钟,我们依然在这里相见。
十九
你可真美啊,请你停留下来吧。
他笑着对你这样说,你却由衷地感到恐惧。
你疯狂地掐自己的手臂,对自己说,简瑶,要清醒。
二十
朋友,如果你也曾来到那间昏暗的拷刑室,请你务必不要忘记点上一盏灯。
在没有太阳的日子里,人们用灯来代替。
在没有爱的日子里,人们就用恨来代替。完

评论
热度(9)
2017-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