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晗熏AU】铁手(民国向)

(我回来啦。大约明后天发一篇ABO拉郎。)

转发这条锦鲤


十八岁的铁手百无聊赖地斜倚在碧绿栏杆边。他一边把白花花的馒头撕成一小块一小块,丢下去喂鱼,一边听着遥远的房里传来弦乐声和女人的歌声。
往外迎,往外迎。满腹凄凉,草木凋零。
一阵金风过,落叶满中庭。思想起郎君一去,老没有回程,在外飘零。
他皱皱眉头,因为他根本不喜欢听大鼓。
大帅喜欢。

他十八岁的时候还不是铁手。这不是说,他那时候还是一个天真的少年。
他本来也不是因为个性冷酷刚毅而被称作铁手的。
他被称作铁手,是因为他真有一只铁手。
那半只马掌似的精钢假手,端端正正接在他左边的断掌上。他每次看到这只手,都会想到自己为了保护大帅,徒手接下刺客白刃的情景。自那之后,他便再也看不了手相了。
可是他自己满不在乎。

他甚至觉得,在这乱世之中,这铁手就是自己最好的保护。
他因此可以假装别人是因为惧怕自己的铁手而不愿意触碰自己。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这满池的锦鲤鱼知道,即使他没有铁手,又有谁会愿意和一个杀人如麻的军官握一握手呢?
有的。一个微弱的声音说。

铁手好奇地低下头,却只看到一尾银鳞赤无地吐出几个剔透的泡泡。
他想要伸手摸一下那鱼儿滑不溜手的身体,它却灵活地避开。
于是铁手笑了,笑容却比钢刀还要寒冷。
你说,是不是我的血才把你们喂得这样红呢。

在他为大帅挨刀之前,他根本没有上战场的机会。
他也曾只是一个喂鱼的少年。开心时就奔跑在烤面包皮味的春风里,和每个下人打招呼。
而他开心的缘由,时常仅仅是一只病了的鱼,又活了过来。

但是铁手有一个秘密。一个连大帅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根本就不会养鱼,更不会给鱼治病。
他看哪只鱼颜色淡了,不那么好看了,就从指尖挤一点血涂在馒头上喂食它们。
虽然茶房常说,阿晗啊,那锦鲤是瑞兽,受不了这么凶煞的东西。
但是天地良心,他从来都没想过要伤害它们。
他只是太想得到一个受人赏识的机会了。他只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名字。

三十八岁的铁手,终于名扬四海。可是他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快乐。
因为他从来冰冷平静的心里,在这廿年间生出一丝仇恨来。
他恨大帅。也恨这战争。
除此之外,他还想再一次见到那少年。

想来铁手是个很可怕的名号。虽然他已经是大帅的副官,这地区首屈一指的人物,依然没有任何婚配。即使是最贫贱的妓女,在她手上放十两黄金,她也不愿伸出手去摸摸他的铁手。
恐怕是因为这些年来,铁手的手更冷了。
他结束一切应酬,打发一切随从,独自骑马回程。
他只见远远的地平线上,汪着一轮落日,看起来是那么温暖,那么油润。
驾。于是他策马扬鞭,在雪白的芦花丛中向着那永不落下的太阳开去。

太阳不总是太阳。他因为心里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格外有雅兴。
他也曾见过残阳如血、焦土遍地的景象。而那时,他自己则奄奄一息地躺在尸堆里,干渴到一滴泪都流不出来。大帅一夕要撤退,一夕又要掩护。因此左翼失守,几乎覆没。
铁手想要嚎啕大哭,可是他做不到。因为他已经是铁手了。

忽然间,有人执起他的手。
他惊讶地抬起眼皮,却看不真切。那似乎是一个少年,又似乎是一位神仙。
因为他的穿着实在是太过于与众不同了。
他身上一袭金红长衫,发出一种不属于任何质地的光,映得天地间都绚烂一片。
可他却有一只格外冰凉湿润的手,轻轻柔柔地覆在铁手的铁手上。
十一
而后他便醒了。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入睡,但醒来竟已经在床榻上了。
他撑起虚弱的身体,唤来小厮。一问才知,自己已昏睡好几日。
谁送我回来的?他问。
您是给马驮回来的,我们都吃了一惊呢。
十二
这场鏖战虽不曾使大帅见罪于他,他却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东西改变了。
不是像手变成铁手那样显而易见的改变。而像是,冬眠的熊在雪洞里做了一个春天的梦那般。
那般若有若无,那般虚幻美丽。
十三
然而他再次展开自己的铁手,却惊骇到叫出来。
那块人造的格外光滑的掌心里,不知何时蔓延出了一条长长的生命线,直与小臂血管相连。
明月明,明月明。秋夜难熬,秋闺里冷清清。
秋月儿朦胧,秋虫似金铃。思想起佳人一去,老没有回程,在外飘零。
渺远的声音传来。他想,大帅的女人又在唱了。
十四
大鼓娘的歌声断绝于当年的大年三十。那天夜里,城南天主教堂的钟刚敲了十二下,他就和精锐小队踏着积了满地的白梅花包抄大帅府邸,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随后就是一盏一盏的灯亮起来,一声一声的惨叫响起来。
他则冷漠地立在月亮门里,像一处别致的景观。
你们当中,是谁会唱大鼓?
我,是我。女人们争先恐后地报上名,以为他也是好这一口的。
十五
可是她们错了。
大帅亲自赠他的美式左轮手枪里有六颗子弹,刚好喂给六位太太,收割六颗心脏,鲜血溅红六枚饺子。
刚盛出来的热气腾腾的三鲜馅大饺子。
十六
然后大帅走出来。他还是那样气度非凡,铁手想,于是挥下弟兄。
他们二人,终于再一次相对在这间庭院里。
铁手,你为什么要造反呢?着笔挺军服的是大帅。
因为我根本不叫铁手,因为我有自己的名字。披雪白鹤氅的是副官。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立在那片月光下,从远处看过去,都只是道黑色的剪影罢了。
十七
他最忠心的弟兄们都立在一旁,不敢喘气。
他们个个都是战场上的好手,他们知道这是两个人对峙最为关键的时刻。
可是铁手忽然笑了。铁手的笑,比钢刀还要寒冷。
十八
他一抬手就是一枪。大帅惊道,你还有子弹?
没了。铁手笑着把枪丢在地上,然后用那只无坚不摧、椎心蚀骨的铁手拧住大帅的脖子。
这只手,曾经结束了他自己的少年时光,如今也结束了大帅的生命。
我们两清了。他一松手,那具身体就跌进池塘里。
无数锦鲤争相来啜饮他的血,就像是那群渴望活下去的姨太太。
十九
后来呢?后来他果然成为了新的大帅,让人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可是他还是脱不开过往的阴影。他时常恍恍惚惚的,坐在那碧绿栏杆边。
他又听到女人唱,思想起佳人一去,老没有回程,在外飘零。
他又听到茶房说,锦鲤是瑞兽,受不了这么凶煞的东西。
二十
他头痛欲裂。
可是他却忽然笑了。
铁手的笑,比钢刀还要寒冷。
见过的人都这样传说。完

评论
热度(8)
2017-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