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台丽AU】东坡肉(民国向)

(为写台丽特意吃一只嫩牛五方壮胆。)


黄鹤楼是一座久负盛名的酒楼,而东坡肉是一道苏杭名菜。
有些事必须说清楚。否则在时间的长河里,众口铄金,也难免会有人认为黄鹤楼其实是一处极具历史纪念意义的联络站,而东坡肉是某个不具名之人的代号。

九月金风。黄鹤楼最高的那层楼上,隐约能看到两条人影。
一条步步紧逼的是明少爷,一条欲拒还迎的是雏妓锦瑟。
他笑着把一叠银票拍在桌上。而她极危险地背靠栏杆,睥睨人潮,不知在想什么。

那年明少爷的婚事似乎是这平凡小镇上最大的新闻。
于是他的喜悦就显得更加喜悦,荒唐也就显得更加荒唐。
他花大价钱替女子赎了身,负心绝情的女子却偷走了他的家传秘方。

不,不是这样的。只有明少爷自己知道。
那个夜晚,红烛摇曳,月色迷人。
少女斟酒的手是冰凉的,像翡翠,像杏花雨,像出逃的卓文君。

走吧,走吧。
他无声地说道。

锦瑟走了。她带走了明家的不传之秘,也带走了明少爷的优渥生活。
明月楼不再卖东坡肉。对街的黄鹤楼却一夜崛起,声名远播。

十月流光。黄鹤楼最高的那层楼上,隐约能看到两条人影。
一条雪白闪缎的是黄鹤楼的老板,一条鹅黄双绉的是少女锦瑟。
他缓缓放下烟,说,离开这里,我替你寻了个好差事。
她却极危险地背靠栏杆,睥睨人潮,不知在想什么。

锦瑟背井离乡的几年间,战火已经烧到了这南方小镇。
她走在熟悉的街道间,只觉得人人面目模糊,甚至不具备情感。

对她来说唯一安慰的是,物资短缺之际,已经极少有人吃得起东坡肉。
那雕梁画柱的黄鹤楼也快要倒了。

明少爷从爆炸声中惊醒。
他拉开水红窗帘,只见火光幢幢,人声鼎沸。
又是空袭。
十一
逼仄的防空洞里,几乎汇集了整个小镇的人员。
幸好还有一潭清水,时不时闪几下粼粼波光,时不时发出叮咚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为它所吸引。鹅也不再叫,儿童也靠拢。
人人聚集在它四周,看它像看一块肥肉。
十二
大概只有明少爷一个人不这样想。他总是这镇子上的异类。
他艰难地分开母亲与儿女,丈夫与妻子,一直走到惊讶的少女面前。
他伸出一只手,说,跟我走。
十三
轰炸尚未结束。他们却手拉着手向着洞口方向跑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拉着锦瑟的手跑过了多少条街,多少座巷,多少道石牌坊。
他只知道自己停下来的时候天已然黑了。万物归于平寂,不再有隆隆巨响。
他们的裤脚上溅满了泥点,疲惫不堪。
十四
你回来了。他无声地说道。
她愣了愣,随后点点头。
十五
他们睡在一座破庙里。
是夜,两人点燃菩萨香火。随意拜了几拜,而后聊起天来。
为什么带我来这儿?
要回属于我的东西呗。
她的目光黯淡下去。那秘方,我已经交给别人。
我不要秘方。我要东坡肉。
十六
她瞪大眼睛。肉,荒村野岭哪来的肉。
他也不说话,顺着她脖子上雪白细腻的肌肤咬下去。
她啊地惊叫出声。
十七
那个夜晚,红烛摇曳,月色迷人。
少女合十的手是滚烫的,像晚霞,像沉香屑,像动情的杨玉环。
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她问。
我爹在家等我。他眼睛也不睁。
十八
锦瑟走了。她带走了昏昏沉沉的夜色,还带走了要紧的情报。
明少爷这才起身,掸掸身上尘土。
胸口那张纸已不在了。
十九
他不紧不慢地走在自己的归程中。
过路一只鸭问他,嘎,你怎的不留她?
飘零一片叶问他,咻,你怎的不留她?
他笑一笑,没有回答。
二十
自从他爹去世后,小少爷就成了人们口中的怪人。
他时常许多天不出门,不与人交往。
因此他与锦瑟私奔的消息传出去,并没有像三年前那样掀起轩然大波。
二十一
不,不是这样的。只有明少爷自己知道。
三年前,他小心地将那秘方藏在银票之间。
三年后,他认真誊下那接头暗号,看一看,又烧掉。
我要的东坡肉,你会做吗。
二十二
十年时光如流水般。锦瑟故地重游,这里却不会再有故人的消息。
而对她来说唯一安慰的是,那雕梁画柱的黄鹤楼终于在战争中倒掉了。
家家户户却都飘出东坡肉的香味。完

评论(1)
热度(17)
2017-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