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谢晗协会会长

OOC/極短篇/きずな

【谢晗×石泓】镜中人(水仙向)

(我终于还是把水仙的魔爪伸向了鱼旦老师。)

(谢晗单箭头石泓单箭头唐川单箭头谢晗。)


小鸟呢?唐川的手指抚摸过尚有余温的鸟笼。
飞走了。石泓笑得温吞。
闻言,唐川也笑了。那也好,这样它就自由了。
时光为少年们的脸庞镀上宝石般的色泽。石泓将粘腻的羽毛攥得更紧些。

也许任何人都会认为,三十岁时的石泓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可是他有一个秘密,一个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十六岁,第一次见到唐川。石泓的心惴惴不安。
他冲回家,以最快的速度关上房门,打开衣柜里的全身镜。
哥,我有事情和你说。

十七岁,唐川有了女友。石泓的心闷闷不乐。
他冲回家,以最快的速度关上房门,打开衣柜里的全身镜。
哥,我有事情和你说。

十八岁,和唐川分别。石泓的心郁郁不欢。
他依旧是打开那面全身镜,在月光下轻触、点吻镜中人的嘴唇。
镜中赫然是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三十岁时,数学老师石泓家里却再也没有一面镜子。一面那样大的全身镜。
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他本想让身体尽快得到休息,隔壁却传来令人不安的声响。
他叹口气,耐着性子去叩门。需要帮助吗?
他的声音一抖,惊恐的面容倒映在地上的血泊中。

不要。我不要。
他对着月光下的水洼哽咽道。我不要伤害他。
他哭得是这样情真意切,几乎使人忘记了他脚边还有具温热的尸体。

那件可怕命案发生的后几日,唐川果然找上门来。
他开门,虽然惊讶,依然微笑。
笑得温吞。

不要。我不要。
高大的男人已经喝醉,牢牢抱住唐川的身体,念念有词。
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就这样死去。

唐川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
他只是揉了揉许久未见的老友的碎发,轻轻说,不会坐牢的。
十一
怀中的男人骤然睁开双眼。
唐川恰巧也在凝视他。美目如星,双瞳剪水。
他还未来得及说话,声音便窒息在喉中。
唐川的瞳孔中赫然是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十二
也许任何人都会认为,三十岁时的石泓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可是他有一个秘密,一个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现在,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唐川。
十三
可是唐川不相信他。
唐川只是说,人在这种情况下产生一些幻想,也是十分正常的。
他想反驳,哥哥不是幻想,是真实存在的。
唐川却用好看的手指覆上他的双眼。
你太累了,睡吧。
十四
石泓不响了。毕竟唐川的手指比想象中还要更温暖些。
比那年月下谢晗冰冷的怀抱,要温暖一百倍。
他甚至想,也许唐川说的是真的呢,也许自己只是太累了。
睡吧。
十五
命案终于落下帷幕。这期间石泓全然是在医院度过的。
针对他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治疗很成功。
那个名叫谢晗的人格已经完全消除。
可喜可贺。唐川握着他的手,他又露出了那种少年般的笑容。
十六
最近还好吗?唐川的声音清亮如往昔。
他笑着点头。视线被粘在那柄闪着银光的小刀上。
不要。我不要。
那刀片上赫然映出一张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眼眶通红。
十七
十五岁,第一次见到唐川。谢晗的心蠢蠢欲动。
他漫步回家,轻笑着打开那面全身镜。
小泓,今天我遇到一个很有趣的人。
十八
十七岁,唐川有了女友。谢晗的心跃跃欲试。
他漫步回家,轻笑着打开那面全身镜。
小泓,那个女人好碍事。
十九
十八岁,和唐川分别。谢晗的心哀哀欲绝。
他依旧是打开那面全身镜,任由石泓亲吻自己,然后给他一个拥抱。
别怕,我会让你再见到他的。
二十
这些往事一下子漫上石泓的心头。唐川问,怎么了?
没什么。他低下头,我在想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唐川笑了。那时候,你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二十一
是啊。他也笑了。那时候我才十六岁。
不是十五岁吗。唐川诧异道。
二十二
是啊,十五岁。他改口。时间太久,我都有些记不清了。
唐川将好看的手指覆上他的额头,揉皱他的碎发。
这一幕犹如电影镜头的场景太美,令人不忍打破。连时光也为他们的脸庞镀上宝石般的色泽。
石泓却别过头去。完

评论(2)
热度(16)
2017-05-15